对于研究机构而言,内容本身是很难收费,但如果雇一个人每天早上给你打一个电话,把东西给你读一次,我要为这个服务收费。  骗子的故事很容易被捧为致富案例,傻子的故事很容易被编成搞笑段子,案例和段子在社交网络上不断的传播,于是也就有了这样的误解。

  去年“3·15”以后第二天参加《波士堂》,《波士堂》制片认为我可能不会来了,我去了因为都安排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