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涛一直觉得工程师和艺术家一样,都是搞创新的,需要灵感,如果有过多的束缚,会影响他们的的创新冲动。  第二次复活是Nokia在北京发布了一款平板,在卖掉手机业务之后重新回到了移动设备的领域当中。

  对于我而言,当初开始做金数据的内在动力是这样的:  我想要赋予普通人IT的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