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历了2017年年初几个月的洗礼,躺枪无数的创业者们现在肯定对这句话深有体会。  但随着公款消费的增加,大众消费的核心也被高档消费所代替,面向的也不再是普通老百姓,虽然在一定时期内让企业得利,但可持续性并不强,谁知道哪天政策会改?  果然,随着公款消费被遏制,俏江南的经营也陷入困境,后来宣布要进行大众化转型,但居然敢在自家店里卖28元一份的饭盒,兰会所的商务午餐,也仅仅100来元。

  张兰的儿子汪小菲后来回忆:那时候住平房,冬天要生炉子,晚上就把三块煤垒起来,都烧得红红旺旺的,才敢上床睡觉。